神華國際-探索世界新奇事
你的位置:首頁(yè) > 世界百態(tài) >

沈陽(yáng)本次疫情首位確診患者去世 死亡原因公布!

2024-06-29 21:39:53神華國際

沈陽(yáng)本次疫情首位確診患者去世 死亡原因公布!

沈陽(yáng)本次疫情首位確診患者去世 死亡原因公布!

2月3日,記者從遼寧省新冠肺炎集中救治沈陽(yáng)中心獲悉:沈陽(yáng)中心1例新冠肺炎康復患者隔離觀(guān)察期限達到國家相關(guān)標準要求,結束康復治療和醫學(xué)觀(guān)察。當日,沈陽(yáng)市第六人民醫院副院長(cháng)王磊石在接受記者專(zhuān)訪(fǎng)時(shí)表示,這幾日陸續還會(huì )有新冠肺炎康復患者隔離觀(guān)察期滿(mǎn)回家,預計在3月上旬再次迎來(lái)“清零”時(shí)刻:所有康復患者隔離觀(guān)察期滿(mǎn)均可回家。

資料圖 新華社發(fā)

“沈陽(yáng)中心不惜一切代價(jià)挽救患者生命?!?/strong>王磊石稱(chēng),2020年12月23日,本次疫情出現確診患者的第一時(shí)間,為了保障患者的集中救治,沈陽(yáng)中心啟動(dòng)了“騰空預案”,在3天內快速實(shí)現了院區整體騰空,提供救治床位758張,設置重癥監護病床23張。而針對本次新冠肺炎疫情患者年齡偏大、基礎疾病較多等特點(diǎn),沈陽(yáng)中心也快速啟動(dòng)了重癥監護病區改造。擴建后的重癥監護病床達到70張,充分滿(mǎn)足了救治工作需要。同時(shí),集中專(zhuān)家資源,組建高水平救治團隊。省級指定中國醫科大學(xué)附屬第一醫院牽頭、聯(lián)合多家大型三甲醫院組建重癥醫療救治團隊,全面接管沈陽(yáng)中心重癥監護病區,強化全程跟蹤救治。國家衛生健康委特別派駐4名國內頂尖專(zhuān)家,深度參與和指導新冠肺炎患者醫療救治工作,形成國家、省、市三級醫療專(zhuān)家及醫護團隊通力配合、協(xié)調聯(lián)動(dòng)的救治工作格局。

經(jīng)過(guò)32天的連續奮戰,1月24日沈陽(yáng)中心本土新冠肺炎病例“清零”,患者全部轉入康復病區。“沈陽(yáng)中心對新冠患者采取分層管理,而且分得很細,有的患者存在很多基礎性疾病,出現了一些合并癥,仍然歸到重癥組管理?!蓖趵谑Q(chēng),醫護人員在盡全力創(chuàng )造生命的奇跡,用上所有ICU能做到的最先進(jìn)技術(shù)和最有效的方法。本輪沈陽(yáng)新冠肺炎疫情確診患者中,大家關(guān)注的1例95歲高齡患者,腦干梗塞,長(cháng)期臥床,無(wú)自主能力,為遼寧省目前年齡最大的新冠治愈患者,經(jīng)團隊精心治療及護理,老人不僅新冠肺炎順利康復,原發(fā)基礎疾病及一般狀態(tài)較入院前均明顯改善。

首位確診患者尹某某去年入院時(shí)就為危重型病例,國家專(zhuān)家組和省市專(zhuān)家果斷決定啟用體外膜肺氧合治療,1月12日開(kāi)始患者核酸檢測轉為陰性,經(jīng)過(guò)國家專(zhuān)家組評估,新冠肺炎治愈后轉入基礎性疾病和合并癥治療期,在此期間多次進(jìn)行核酸檢測,均為陰性。令人遺憾地是,最終因腹膜炎、膿毒性休克于1月30日死亡。“在救治過(guò)程中,我們從未放棄過(guò),哪怕有一線(xiàn)希望,我們就不惜一切代價(jià)全力救治?!蓖趵谑Q(chēng)。

延伸閱讀

沈陽(yáng)一號病例尹老太去世,其子2月3日發(fā)公開(kāi)信,稱(chēng)母親去世網(wǎng)上責罵也沒(méi)停,有必要詳實(shí)交代。全文如下↓

沈陽(yáng)尹某某兒子致沈陽(yáng)市民的一封信

發(fā)生在2020年年底的沈陽(yáng)新冠疫情,在沈陽(yáng)市黨和政府的正確指導下,在極短的時(shí)間內控制了疫情。我作為本次新冠確診患者尹某某的兒子,對于此次由我母親引發(fā)的疫情向沈陽(yáng)市民表示深深的歉意,對黨和政府、醫護人員為我的家人積極治療表示深深的感謝,對于為此次疫情無(wú)私奉獻的公職人員、醫療人員、廣大人民群眾表示由衷的感謝。

而此次疫情讓我永遠失去了這個(gè)世界上最親的親人我的母親。自疫情爆發(fā)至今我母親都已經(jīng)逝去,網(wǎng)絡(luò )上從沒(méi)有停止過(guò)對我母親的責罵,因次有必要向沈陽(yáng)市的市民有個(gè)詳實(shí)的交代,請廣大市民甄別我的母親到底錯在哪里?

第一,關(guān)于隔離的問(wèn)題。我母親于2020年11月29日由韓國返沈根據防疫規定集中隔離14天。因不知當時(shí)關(guān)于歸國人員的隔離政策具體是怎么規定的,所以在于洪區某賓館即將結束隔離時(shí)于2020年12月11日上午10時(shí)14分43秒主動(dòng)給社區打過(guò)電話(huà)(電話(huà)號:xxxx2030)咨詢(xún)解除隔離后是否需要繼續居家隔離事宜,得到的口頭答復是不需要!并在通話(huà)結束后主動(dòng)加了社區工作人員名為“xx的方向”的微信,主動(dòng)向社區工作人員提供了自己的詳細信息,諸如航班信息、入境時(shí)間、電話(huà)號碼、身份證號及家庭住址等詳細情況,根據微信記錄來(lái)看,社區工作人員并未告知我母親居家隔離。然后在賓館解除隔離的當天,2020年12月13日簽署解除隔離通知書(shū)的時(shí)候,我母親詢(xún)問(wèn)在賓館工作的疾控人員是否還要繼續居家隔離,得到的答復:可以自由活動(dòng),如果有人提出異議,出示解除隔離證明和核酸檢測陰性證明給對方看就可以!當日12月13日我母親一行三人自行打車(chē)回到家中?;谝陨系脑?,我母親在解除集中隔離回家后,開(kāi)始了正常的社會(huì )生活活動(dòng)。

第二,關(guān)于隱瞞行程的問(wèn)題。我母親確診后,我最早看到的是沈陽(yáng)市衛生健康..官方網(wǎng)站于2020年12月24日零晨1時(shí)8分通知公告中,明確寫(xiě)出我母親12月21日兩次乘坐出租車(chē)到譜康醫院就醫。然而不知是什么原因官方網(wǎng)絡(luò )上又出現了另外一個(gè)版本的行程軌跡信息,說(shuō)我母親12月21日未外出。從而引發(fā)了各大媒體、網(wǎng)絡(luò )..、微信群、朋友圈都在聲討和指責我的母親隱瞞行程。官方網(wǎng)站出現兩種版本的行程軌跡,造成我母親被責罵,我母親是不是太冤了?

第三,關(guān)于去了五家醫院的問(wèn)題。我母親是誤以為感冒所以就近去了秀水診所,沒(méi)有好轉又去了譜康醫院,然后去了四院。因四院醫生說(shuō)該院無(wú)救治能力又去了醫大一院。18日晚去沈陽(yáng)醫學(xué)院附屬二院是因為我外甥女扁導體發(fā)炎有糜爛癥狀所以深夜陪同孩子去的急診就醫。我母親就是六十七歲的普通老人,身體不適本能反應就是去醫院就醫,得什么病那是醫生的責任。我母親就醫其間不論是小醫院秀水診所到大醫院沈陽(yáng)四院都沒(méi)有采取必要的防疫措施,看診醫生都未曾懷疑過(guò)我母親是新冠病毒感染。有網(wǎng)友責罵我母親明知感染故意傳染他人,何其冤枉?如果我母親真能做到未卜先知,就能早期得到正確治療,她怎么可能失去寶貴的生命?

第四,我還想說(shuō)的一個(gè)事實(shí)是:我母親于2020年9月18日到達韓國后一直與我們一家人生活在一起,我愛(ài)人和孩子同我母親于2020年11月29日一起回到沈陽(yáng)、隔離期間同居一室、一起解除隔離,一起生活直至12月18日因我愛(ài)人的姥姥病逝所以我愛(ài)人帶著(zhù)孩子離沈。我愛(ài)人和孩子作為密接一直在隔離中,經(jīng)過(guò)十五次的核酸檢測、抗體檢測到現在也都是陰性,她們接觸過(guò)的所有人的幾次檢測結果也都是陰性,說(shuō)明她們沒(méi)有被感染。那么我母親的感染源究竟是哪里呢?

我們家只是普通的工人家庭,我母親是一個(gè)六十七歲的普通百姓,雖然沒(méi)有受過(guò)什么高等教育,但是一生遵紀守法,也不敢違背國家政策。如果拋開(kāi)她境外回國的身份去看,她的行程也就只是一個(gè)老太太的日常生活而已。她不會(huì )明知得了新冠還到處走傳染給自己的親人傳染他人。當賓館工作人員和社區工作人員告訴她不用居家隔離后,也是放松了警惕性,認為五次檢測都是陰性就忽略了得新冠肺炎的可能性,所以回國解除隔離后放心的進(jìn)行了一系列的必要的生活活動(dòng)。我母親發(fā)病時(shí)我們做為子女沒(méi)有在她身邊,沒(méi)有及時(shí)注意到她的身體情況,沒(méi)有處理好也有責任。但是如果社區人員、醫院的醫護人員可以再認真負責一點(diǎn)執行防疫的規章制度,我想病毒的傳播也不會(huì )發(fā)展到這種嚴重程度,從疫情開(kāi)始到現在一個(gè)多月的時(shí)間里,面對網(wǎng)絡(luò )上媒體上各種指責的聲音和威脅謾罵的短信,我無(wú)數次想過(guò)要站出來(lái)說(shuō)明情況。但是基于當時(shí)的大方向是全民集體抗疫,我不想因為我們個(gè)人的情況給政府給公眾造成混亂。目前沈陽(yáng)疫情得到控制,各方面平穩,選擇現在說(shuō)出事實(shí),不是為了辯解什么,只是想給大家一個(gè)交代,以當事人的角度告訴大家這件事情的來(lái)龍去脈,希望大家以一個(gè)客觀(guān)的角度給我母親一個(gè)正確的評價(jià)。最后,再一次對于此次疫情的發(fā)生表示十分抱歉,對于在疫情一線(xiàn)奮戰的工作人員表示感謝和最崇高的敬禮。

(原標題:沈陽(yáng)本輪疫情“一號病例”新冠愈后因腹膜炎等去世)

來(lái)源:北晚新視覺(jué)綜合沈陽(yáng)晚報、正觀(guān)新聞